天际心水论坛|百合心水论坛一肖

泰州問政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泰州問政 首頁 文化 泰州檔案 歷史沿革 查看內容

支前歲月

2013-4-16| 發布者: zw123| 查看: 15843

摘要: 船工在趕修渡船。戰士用棉花在船頭扎工事。戰士在研究渡江方法。白馬群眾筑路修橋,打通運兵道路。群眾向渡江戰士送食品。群眾開挖河道以便船只進入長江。部隊舉行誓師大會。戰士們把隱蔽的船只翻壩到長江去。本版圖 ...
船工在趕修渡船。
戰士用棉花在船頭扎工事。
戰士在研究渡江方法。
白馬群眾筑路修橋,打通運兵道路。
群眾向渡江戰士送食品。
群眾開挖河道以便船只進入長江。
部隊舉行誓師大會。
戰士們把隱蔽的船只翻壩到長江去。

本版圖片為資料圖。

王馨鳳 邵釜明 張長榮

在高港區白馬鎮,有一隅青磚小樓,非同尋常。小樓的外墻上,由張愛萍將軍手書著“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野戰軍渡江戰役指揮部”、“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誕生地”。

64年前,我人民解放軍從這里進發,打響了舉世聞名的渡江戰役。其間,渡江前后,白馬群眾在烽火中不畏犧牲,英勇支前的動人故事也血染著這段輝煌歷史。

修橋筑路

打通交通要道

回憶起64年前的那個初春,87歲的楊正宏老人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我家就住在指揮部小樓旁邊,那時小樓是地主王錦和的書房,1949年3月中旬,鄉里通知要修筑15公里長的泰州至白馬村、白馬村至龍窩口的公路,說是有汽車要來。”

當時的白馬村只住著百余戶人家,過的是男耕女織的生活,大家最多見過自行車,從來沒見過汽車,也從沒有汽車開進過村。所以,在聽到這個消息時,大家都不相信,“怎么可能!”

但路還是熱火朝天地修筑起來。“白馬村是典型的小村莊,林木成片,屋舍聚集,田園環繞,村中只有一條大路縱貫南北,把村莊一分為二,其他都是羊腸小道,修筑讓汽車通行的寬闊馬路還是頭一回。”楊正宏說,沒想到白馬村的地理環境竟成為大軍最好的隱蔽條件。

整條公路要求3天之內全部修好,這里原來沒有路基,從白馬通龍窩口的公路,途經朱莊、沐莊、殷莊、蔣莊、陳莊等村,中間有三條河阻隔,必須架設橋梁。時間緊,難度大,為此,當時任總支隊長的張岳侯親自負責,到現場檢查、指揮,采取邊放線、邊備料、邊施工的方法,同時動員泰州城區人民,突擊組織木工、鐵工、民工、干部一齊上工地,分段分工負責,爭分奪秒,冒雨修路。

“村里有力氣的青壯年都去了,夯土的夯土,運料的運料,撒石子的撒石子,都是清早去帶夜回,結果還提前半天完成了修路任務。”楊正宏說。

路通了,4月4日,幾乎是一夜之間,幾十輛大卡車載著士兵開進了白馬村,駐扎下來。孩子們頭一次看到汽車,都很新奇,圍著左看右看,不少人家住進了士兵。村里大多數人都叫他們“華海軍”,后來楊正宏才知道,他們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野戰軍”,領頭的首長叫粟裕。

送糧做鞋

全力支持大軍渡江

電線拉起來了,發報機搬進了地主王錦和的書房樓,這里成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野戰軍渡江戰役指揮部。“村里人第一次見識了發電機和電燈,那時家家戶戶用的只是火油燈。”楊正宏說。

村民陶文卿家中住進了3個士兵,80歲的他回想起當時的場景,一陣心酸,“條件艱苦啊,他們身上穿的哪能叫衣服,又臟又破又舊,腳上的鞋子因為長時間行軍都磨得不像樣子。”

陶文卿的母親看著心疼,連夜給他們趕做新鞋,但幾位士兵堅決不肯收,說軍隊有規定,不拿群眾一針一線。“最后拗不過我媽,用糧食做了交換。”

要保證大軍順利渡江,必須備足糧草和物資。糧從哪兒來?原白馬鎮人大副主席李桂文說,當時泰州地區作為大軍渡江的基地和渡江作戰的補給后方,擔負著繁重的支前任務。為了渡江支前,華中一分區和二分區都建立了支前機構和組織,向當地百姓借糧。白馬村屬于華中一分區,在動員大會上,全村百姓熱情高漲,都盼著大軍早日渡江,早享太平。于是,家家戶戶打開糧囤,只留下口糧,其余全部借給部隊。

“‘三野’的紀律很嚴明的,凡是借糧的都會打借條。”楊正宏說,自己就曾幾次給部隊送過糧草。“馬吃麩皮,人吃紅糧(高粱、谷米),我都是用獨輪車推了送過去。”

楊正宏的弟弟楊正寬接過話頭,“我有一次送糧還碰上個事。”

楊正寬說,有一次,他把糧送到糧公所,一個領導模樣的人讓他寫個借條來蓋章。他不知該怎么寫,回頭恰巧看到伙食房飯缸上印有“某某部隊”的番號,他隨即靈機一動,在借條上寫下“今借給某某部隊×擔糧食”。結果這位領導一看,立即把楊正寬找去問話,問他是怎么知道部隊番號的,楊正寬如實回答,領導松了口氣,說:“我們部隊番號外人是不知道的,我還以為有內奸。”

當時,白馬村還抽調了10多個身強力壯的小伙子組成擔架隊,由區長張昌義帶隊,隨部隊赴前線。“進了擔架隊就相當于上了戰場,隨時有生命危險,很多人家舍不得,哭得稀里嘩啦的,但想想為了革命事業,都咬牙把兒子送過去。”楊正宏說。

隨著大軍渡江日期的日益臨近,準備工作如火如荼。“白馬不靠江,船不多,全村僅有幾條漁船,都捐出去了,沒船的就出人、出力,實在不行的就去看看,能幫上一點是一點。”楊正宏說。

由于作戰需要,部隊考慮向村民借壞棉花胎做成防護網,再削木塞以防船身漏水。家家紛紛翻箱倒柜,找出破舊棉被、棉襖抽出棉花,有人甚至把身上的新棉襖剪開,掏出棉花送過去。木工更是夜以繼日,不停制作數以萬計的大小木塞,支持大軍渡江。

頂住炮火

護送大軍飛渡長江

要想順利渡江,戰士們就得熟悉水性,但部隊里不少是北方兵,“旱鴨子”,怎么辦?村里的船工主動教他們劃槳、撐船和游泳。

74歲老人王家祥的父親王德銀就是這些船工中的一員,談起當年的事,他一臉自豪:“父親在渡江戰役中撐著木船將大軍送過長江,還被授予一等功。”

那時,王德銀有一艘28噸的運輸木船,動員大會后,他就參加了渡江運輸隊工作。與他一起報名的,還有寺巷的欒庚鵬、周世業和大泗的于忠素等人,共8條木船。大家將船只進行維護和加固,有的還進行了改裝,加設輕重機槍等武器。然后,船都開到指定的沿江內河岔港蘆葦蕩中,隱蔽地進行戰前訓練。

“聽父親說,當時,國民黨的飛機白天不斷地來掃射,飛機飛得很低,都能看見掛著的軍旗,因此,白天戰士們都隱蔽訓練,晚上才能出來活動。”王家祥說。

四月的天氣乍暖還寒,河水還是透心涼,王德銀被分到上四圩港,教戰士們練習快速登船、江上避險、搶灘登岸等。駐上四圩港的戰士幾乎都是北方人,不會游泳,更不懂水上行船知識,王德銀便手把手地教,怎樣拿篙,怎樣下篙,什么叫前八字篙、后八字篙、點篙,離船多遠下篙,怎樣搖櫓,怎樣劃槳,如何排除水中障礙等。待這些行船技術掌握熟練后,各條木船集中,進行在行駛中如何保持間距、航向、聯絡和協作等演練。

經過10天左右的訓練,戰士們基本掌握了一定的行船技術和登船要領,有的還學會了游泳。

為了摸清江面和對岸情況,一天夜里,王德銀還和負責渡江支前工作的楊營長一起,劃小船偷偷到江陰的利港、申港一線偵查水情、地形,熟悉江面水系快流、慢流、漩渦、暗沙等情況,并一一作了記錄。

4月21日,渡江戰役正式打響。當晚天黑后,所有隱蔽在內河的木船都悄悄地開到上四圩港碼頭。晚7時許,隨著一聲令下,夜幕下,一條條裝載戰士的木船駛離碼頭,恰巧當晚刮的是西北風,木船鼓足風帆,一路乘風破浪駛向南岸。第一批先頭部隊到達對岸后,木船調頭回北岸再運送第二批,以此循環往復,直至把北岸部隊全部送至江南。

“當時,我父親船上扯起了三道篷,風助船速,船很快就靠近南岸,戰士們紛紛跳下船涉灘而上,迅速登岸占據有利地形,運送了兩船戰士到對岸,居然沒被敵人發現。他原本懸著的心放松了許多。”王家祥說。

哪知王德銀第三次運送戰士駛向南岸時,船剛至江心,南岸上空一顆顆照明彈騰空而起,照亮夜幕中的江面,探照燈的光柱在江面來回掃射,南岸槍聲大作,火光一片。隨后在陣陣震耳欲聾的炮聲中,江面升起一個個數米高的水柱。一枚炮彈呼嘯著落在王德銀船艄后不到一米的江中,船身一震,炸起的水花浸濕了戰士們的衣服。

船近南岸時,機槍子彈雨點般射向王德銀的木船,耳畔只聽到子彈的“嗖嗖”聲,有幾個戰士在船上中彈受傷。王德銀心中異常緊張,但還是拉近篷腳繩,揚帆前進。船快靠岸時,突然間炮不響了,探照燈也不亮了,船上有戰士說應該是先頭部隊炸毀碉堡了。這時,江面漲潮,船直接靠岸,戰士們一個個像離弦之箭蹬上跳板躍上江南大地。

這一夜,王德銀共跑了11個來回,運送官兵500多人。

天亮后,楊營長拍著王德銀的肩膀說:“王大哥好樣的!你勝利完成任務,立大功啦!”王德銀細細檢查自己的木船,發現船體被機槍子彈打穿了12個洞,篷布也被擊穿了好多個洞眼。

4月23日夜,王德銀又從上四圩港碼頭送了三趟物資去江南,一直搬運到天亮。

渡江支前工作完成后,華中一分區渡江支前政治部召開了渡江勝利授獎大會,王德銀的木船被授予三等功,王德銀本人被授予一等功。

請理性評論、文明發言,勿發布違法和損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們將不予發表或刪除可能引發法律糾紛和損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泰州網| 泰州論壇| 家園首頁| 群組首頁|Archiver|( 蘇ICP備08120664號-1 蘇新網備2006016號

GMT+8, 2019-8-24 02:04 , Processed in 0.093600 second(s), 14 queries .

版權所有 泰州網絡宣傳中心 Powered by Discuz! Templates eric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 天际心水论坛 北京时时技巧 重庆体彩百变王牌中奖规则 香港开奖挂牌香港开奖结果 胜负过关投注500 22选5基本走势图 四川时时怎么玩 2004年双色球全年开奖记录 吉林时时计划软件下载 十五选五基本走势图 2019非洲国家杯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