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际心水论坛|百合心水论坛一肖

泰州問政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泰州問政 首頁 文化 泰州文化 泰州戲曲 查看內容

泰州道情的流布

2013-4-9| 發布者: zw123| 查看: 7798

摘要: 鄒植如抄本板橋道情抄本板橋道情手跡印本鄒植如抄本說起道情,人們首先想到“板橋道情”。啟功說過,他年輕時接觸到鄭板橋的作品,一下子就喜歡上板橋道情,這是因為作品通俗易懂的緣故。板橋而后,泰州唱道情的很多 ...
鄒植如抄本
板橋道情抄本
板橋道情手跡印本
鄒植如抄本

說起道情,人們首先想到“板橋道情”。啟功說過,他年輕時接觸到鄭板橋的作品,一下子就喜歡上板橋道情,這是因為作品通俗易懂的緣故。板橋而后,泰州唱道情的很多,類似紹興地區的蓮花落。《揚州曲藝志》載,解放后,道情藝人在泰州成立了“道情協會”,會員有300余人。據原泰州專區文聯1951年統計,當年實際上分布在蘇北城鄉演唱的職業道情藝人,總數在600人以上。這是一個不低的數字。既然唱道情有如此廣泛的群眾基礎,我推測應該會有資料流傳下來,最近張德榮先生贈我一冊他的三婆爹(外祖父鄒碧臣的弟弟鄒植如)抄錄的《道情音樂京曲雜志》,使我對泰州道情有了更多的了解。

武維春

板橋道情的源流

“板橋道情”名氣大,但“道情”不源于板橋。據曲藝大家盧前考證,“道情”這名稱,起源是很早的。明初朱權《太和正音譜》所列樂府十五體,有黃冠體,所謂神游廣漠,寄情太虛,有餐霞服日之思,名曰“道情”。《道藏》中有《自然集》,是最古的道情,元代的鄧玉賓、鄧學可都是道情專家。

盧前先生認為南宋的詞樂中就有道樂在內。泰州現在仍有的古樂演奏,其實就是道教音樂,這種音樂流傳有序,保存的古音較多。“道情”則不一樣,它更多是后代的重新創作,通常是說唱一體。道教音樂影響過詞,更對曲子有影響。但盧前說“鄭板橋的道情,不過靈胎的嗣響而已”,我總覺得不解,徐靈胎生于1693年,和板橋一樣年紀,怎么能認定是徐影響鄭呢?其實板橋道情是學興化李沂的道情,李沂是興化鄉賢,他80歲時鄭板橋剛出生,長大后的板橋很愛讀他的作品。李沂寫過《道情十首》,我選一首,讓讀者知其梗概。

漁鼓兒,手內擎,敲一回,唱一巡,胸中不著些兒悶。迷魂陣里人爭撞,傀儡場中枉認真,倒頭腐臭人難近。早知道一堆白骨,何須要萬兩黃金。

板橋的道情大家很容易查到,我也只引用一首,使讀者有一個簡要的了解。

老書生,白屋中,說黃虞,道古風,許多后輩高科中。門前仆從雄如虎,陌上旌旗去似龍,一朝勢落成春夢。倒不如蓬門僻巷,教幾個小小蒙童。

李沂、鄭板橋創作的《道情十首》相隔100多年(李沂的創作大大早于徐靈胎),可謂不絕如縷,其傳承情況不言自明。鄭板橋手書李沂《道情十首》流傳至今極為寶貴,因為李沂在自己的詩集中沒有收入,如果不是板橋的墨跡流傳下來,我們現在根本不知道李沂創作過《道情十首》。

徐靈胎的《洄溪道情》

徐靈胎(1693--1772),名大椿,字靈胎,號洄溪道人,吳江人,名醫。在李、徐、鄭之前,道情已近式微,靈胎說:“猶慨古人聲音之道,失傳者尚多,而道情之絕,尤為可惜。”從流傳情況看,道情曲律也是一直處在變化之中的。《洄溪道情》序道情“久失其傳,僅存時俗所唱之‘耍孩兒’、‘情江引’數曲”。順帶說一下的是板橋道情也是“耍孩兒”調。

《洄溪道情》有很多是傳統內容,如《勸孝歌》、《戒酒歌》、《時光嘆》、《隱居樂》等,徐氏開拓的題材則包括題畫、書贈、祝壽等應酬內容,其題材有一個不斷豐富的過程,這也是其在文學史上的意義所在。

我們看一首《洄溪道情》的《六十自壽》,詞云“倏忽光陰,花甲已齊。回念生平,約略重提。想當年,束發從師,志薄風雷,也曾窮經辨史,也曾談玄講理,也曾嗜僻探奇。原指望少薄微名,幸叨半職,些微展布蒼生計。誰料得嚴君見背,諸弟連催,只剩得單親獨子,形影相依……”這里用道情體裁寫自己的生活感慨,內容豐滿。徐氏為什么要演唱道情呢?他是為了讓年老失明的母親開心消遣。他在道情后有一條注釋,稱“先慈年高目瞽,無以為歡,因將《關雎》、《鹿鳴》等篇及唐人名句,按宮定譜,令童吹唱,以娛晚境”。因此道情的創作源于表演的希冀,這對后世道情的發展有深遠影響。

鄒植如抄本掇英

鄒植如《道情音樂京曲雜志》抄本錄于1925年,其內容較多,但無法分清他是單純記錄民間演唱包括書本筆記,還是自作文詞上的加工,卻記錄了民國早期道情的基本狀態。我們先來看一組四季道情《浪淘沙調》:

一到春來,老漁翁獨坐釣魚臺,桃花紅,楊柳綠,百草排芽遍地開,呂純陽身背青鋒劍,張果老倒騎毛驢,懷抱漁鼓上天臺,鶯鶯小姐去降香,小紅娘在月下勾引張生跳過粉墻來,梁山伯草橋結拜祝英臺。

一到夏來,老樵夫攜斧入山崗,荷花開,放一陣一陣藕花香。漢鐘離手執風火扇,鐵拐李玉葫蘆一陣一陣放毫光,昭君娘娘去和藩。懷抱著琵琶坐在馬上彈,惱恨奸賊毛延壽,不該把守玉門關。

一到秋來,老農夫四季耕種忙,八月里桂花香,九月里菊花黃,韓湘子品玉簫,何仙姑八寶花籃仙果供仙桃。唐明皇游月宮,楊貴妃醉酒在百花亭中,伍子胥恨的昭關路不通。

一到冬來,老書生南樓讀文章,臘梅天,竹水仙花兒香,曹國舅手執云陽板,藍采荷棗梨,擔在肩膀上,磨房受苦李三娘,生下了姣兒名字叫著咬臍郎。孟姜女為的丈夫孟喜良。

四季道情涵蓋的內容較多,可能不是說某一篇道情的開頭語。或者說這些只是引子,聽眾想聽哪一段,道情藝人會專門為你唱哪一段。你想聽“梁祝”、 “西廂”、“孟姜女”、“楊貴妃”,悉聽尊便。

再如《賣油郎》,這是人們熟悉的“賣油郎獨占花魁”的故事,來源于馮夢龍的《醒世恒言》,道情藝人的說唱是經過自己改編的。開頭語是:

賣油郎,別了花魁姑娘轉還鄉,情話兒對你姑娘說,我本是長亭街小本生意賣油郎,腰中無銀子,怎好把姑娘來想。常言道得好,烏鴉怎能配鳳凰?

這段曲子,說唱色彩明顯。我推測,這是開頭,后面會接著講唱故事,來滿足普通市民的需要。文學史上出現這樣有意思的現象,馮夢龍寫的是擬話本,將說唱雅化,民間藝人又將雅化的內容通俗化,傳布到文化水平不高的老百姓中去。

再看一段道情文字:為名忙,為利忙,走關山,冒風霜,長亭處處凄涼況,江云慘淡人惆悵。野樹迷離路渺茫,魚書雁字終成妄。生怕聽城笳村柝,一聲聲,敲斷人腸。

這段文字,鄒植如摘自《拙庵隨筆》,這是經過文人加工過的,就不比《賣油郎》那樣通俗。兩相對比,雅俗分明。

鄒氏抄本中最引我關注的是垔喬創作的《新道情》,他稱:“閑來無事消磨,編得道情新調,自謂可繼鄭板橋、不讓徐洄溪,今日稍暇,唱與諸公一聽以為何如?”

望京華,黑霧重,擁遜帝,出禁宮,順民旗向檐頭聳,名士北來心附鳳,將軍此去志攀龍,一芽新月云間捧,只博得萬方騰笑,到后來幻夢成空。

看金陵,氣象新,喜河間,樹義聲,千鈞不讓異人住,北極閣前旗五色,秣陵關外駐三軍,功成料想在轉瞬,但愿得無分朋黨,同心力為國長城。

原文較長,我只引兩段,這顯然是寫辛亥革命以后的事,“幻夢成空”是軍閥混戰的亂象,這些新鮮的“時事”,很快就成了道情的內容。因為沒有全本道情留下來,我們不知道具體講唱哪些故事,但道情的內容既包括古代,也包括現代題材則是可以肯定的,他們要求藝人創作出豐富的故事,如果你的故事沒有變化,想必就不受人們歡迎了。

泰州道情的全盛期

據《揚州曲藝志》載:揚州道情,亦稱“泰州道情”,為南方詩贊體道情的一個分支,用揚州方言說唱,唱腔為曲牌體。

我們無法知道當時道情藝人是否用的揚州方言演唱。但道情的重鎮確實是在泰州。《揚州曲藝志》記述在乾隆年間,道情已由“勸世文”發展為說唱故事。道光年間,泰州一帶有三位楊姓道情藝人,講唱水平很高,名噪一時,有“三陽(楊)開泰”之譽。后來又以泰州為中心,在江淮地區和沿江農村流布。為了與淮北的“漁鼓”相區別,“泰州道情”又曾稱為“蘇中道情”。光緒年間,泰州所屬東臺安豐鎮陳少堂以唱道情為業,自創《二度梅》、《白鶴傳》等曲目,演唱詞清曲婉,修養有素,足跡遍及大江南北。

道情演唱,一般流動于街坊店鋪,茶館酒樓及內河客輪、過江輪渡之中,行話叫“踩街”。也有固定占街市一方空地演出的,俗稱“地攤”。這些記述都說明,道情已發展為一種流布很廣的俗文化,而不是文人創作的雅冊。

據專家介紹,早期道情說唱內容很簡單,一首只有八句,一個曲目只有十多首。后來所用曲牌逐漸增多,除了全國各地廣泛流傳的[耍孩兒]、[浪淘沙] 、[步步高]、 [清江引]以外,更多的曲調來自本地民歌。

解放初,泰州唱道情的有600人,據稱他們的流動演出以說唱短篇為主,曲目極多,藝人視情況選唱,在街頭演唱,見什么店唱什么內容,三十六行各不相同。不同季節有不同的唱詞……短篇曲目內容以勸世、祝福、祝壽居多,也有唱神仙、才子佳人、英雄好漢的。我沒有聽過完整的道情演唱,據鄒植如的后人說鄒氏本人雖然記錄下一些材料,但他本人并不會唱。道情藝人口口相傳的多,留下記錄的少,我們現在已經很難得知他們演唱的全部內容,將來如果發現全本的筆記,對于我們研究道情題材的俗化過程將是非常有價值的。

漁鼓、簡板及其他

道情演唱時,要用漁鼓和簡板,我看過居志毅畫的道情圖,圖為紀實,他親眼看過解放初期道情藝人的演出。

現在四川還有竹琴演奏,竹琴直接被稱為“道情”,也是用漁鼓伴奏,他們的演唱也起于清初,起初演唱者是云游的道人,后來是藝人,也經歷了一個俗化的過程。民國年間成都的賈樹三(因自幼失明,人稱賈瞎子)以道情演唱為生,技藝精湛,其影響類似清代泰州的楊氏藝人。四川是我國的道教重地,其道教音樂及道情廣為流傳并不奇怪,因泰州和成都相隔較遠,這種形式兩地開花,相得益彰,確實是很值得玩味的。

圖片由武維春提供。

請理性評論、文明發言,勿發布違法和損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們將不予發表或刪除可能引發法律糾紛和損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泰州網| 泰州論壇| 家園首頁| 群組首頁|Archiver|( 蘇ICP備08120664號-1 蘇新網備2006016號

GMT+8, 2019-8-24 02:00 , Processed in 0.093600 second(s), 14 queries .

版權所有 泰州網絡宣傳中心 Powered by Discuz! Templates eric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 天际心水论坛 请问那个有平特一肖网址 福彩双色球今天何时来奖 上海时时乐全天计划 排列五5倍投大奖 燕赵风彩20选5开奖结果中奖结果 pk10刷流水套利9码 北京赛車开奖历史 重庆时时彩官方开奖查询 上海福彩4d开奖 天津市时时彩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