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际心水论坛|百合心水论坛一肖

泰州問政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泰州問政 首頁 文化 文物春秋 查看內容

建糧倉 挖運河 煮海鹽 造舟楫 劉濞被封為吳王,開啟了海陵繁榮時代 紅粟滿倉鹽如雪 . ...

2014-7-22| 發布者: zw123| 查看: 4440

摘要: 繁榮因為紅粟和煮鹽,引出了海陵倉與海陵許多古老鮮活的故事,海陵之名也從此時響起。左思《吳都賦》云“公式海陵之倉,則紅粟流衍”,寥寥數語,描繪的是泰州的物產富饒。《左傳》記載的“吳城邗,溝通江淮”,揭示 ...

 繁榮

 因為紅粟和煮鹽,引出了海陵倉與海陵許多古老鮮活的故事,海陵之名也從此時響起。

 左思《吳都賦》云“公式海陵之倉,則紅粟流衍”,寥寥數語,描繪的是泰州的物產富饒。《左傳》記載的“吳城邗,溝通江淮”,揭示的是泰州江海交匯、三水激蕩的獨特地域風貌……古海陵那兩千年前的繁華景象,恍若一幅幅山水畫卷在徐徐展開。

 當煮海為鹽的鹽場退變良田,曾經的海陵倉和紅粟米,已經消失在歷史時空的盡頭,惟有那些詩句名篇,或詠景或記事,如顆顆珠玉,連綴起千年古城波瀾壯闊、流光溢彩的歷史畫卷。還有那千年流淌不息的古運鹽河,仍在見證著古海陵大地的繁榮與崛起。

 江淮之水育糧,糧多了要儲存,大海之水產鹽,鹽多了要外運。西漢初期,吳王劉濞在古泰州建起海陵倉、開挖第一條人工運河。從此開啟了這塊土地長達2000余年繁華篇章。

 七國之亂,吳王兵敗,但海陵紅粟和海鹽如同是發展的兩翼,注定了古海陵在中國歷史舞臺上的崛起。

 公元前206年,秦朝滅亡,劉邦(公元前256年-公元前195年)從此天下為王,建立了西漢王朝。史稱漢高祖的劉邦,封自己的侄子劉濞(公元前216年-公元前154年)為諸侯國吳國(公元前195年-公元前154年)國王,史稱吳王。

 沛郡豐邑(今徐州豐縣)人劉濞成為吳王之后,當時歸屬于吳國的古海陵,在他任上幾十年,出人意料地有了一個翻天覆地的變化,“海陵紅粟,倉儲之積靡窮”,海陵從此聞名天下。

 這源自海陵歷史上的第一個大事件——“吳王劉濞叛亂”,參與叛亂的有七個諸侯國,史上又稱“七國之亂”。

 劉濞為了奪得天下,大力發展生產,挖運河、建糧倉、煮海鹽、造舟楫,使吳國成為了西漢初期時經濟實力最為強大的諸侯國。

 劉濞的這番苦心經營,對海陵的這一歷史階段來說,可謂是因禍得福,即便在今天,仍可以想象這是海陵歷史上的第一個繁榮時期,它對之后的海陵文明史有著深遠的影響。

 海陵之倉因紅粟聞名

 西漢(公元前206年-公元8年)初年,古海陵被納入到了吳國的版圖。漢高祖劉邦把他哥哥劉仲的兒子劉濞封為吳王時,古海陵的農牧業生產已經有了一定的規模。

 西晉張華在《博物志》中曾描寫海陵麋鹿群踩踏沼澤濕地的故事,麋鹿“掘食草根,其處成泥……民人隨此種稻,不耕而獲,其收百倍”,這是一種順其自然的農業生產。

 又有“斫木為耜,揉木為耒”,利用農具的人工耕種方法,古海陵的農業產量自是可觀。所以有說劉濞流連古海陵輕視了江南,而古海陵的殷實富饒是其流連的根本原因之一。

 《漢書》上記:“吳有海陵之倉,倉為吳王濞所建。”《民國泰縣志稿》有載:“海陵倉,一名太倉,在坂埨正南倉場莊。”

 劉濞設立了海陵倉,從此海陵的重要地位顯得更為突出了。

 劉濞的屬下枚乘在《上書重諫吳王》中也說:“轉粟西鄉,陸行不絕,水行滿河,不如海陵之倉。”意思是說,吳國地大物博,天下哪有比海陵這個大倉更富有的地方呢?可見海陵倉廩富實非比一般。

 枚乘上書所說的“粟”,即所謂紅粟,泛指稻谷。西晉左思《三都賦·吳都賦》中寫有“窺東山之府,則瑰寶溢目,公式海陵之倉,則紅粟流衍”,及至唐代駱賓王《為徐敬業討武曌檄》中的千古一句“海陵紅粟,倉儲之積靡窮”,則讓“海陵紅粟”聞名天下。

 “海陵倉”享用的并非一時之名,而是由倉留名青史。漢代以降,名家歌詠也還是不絕:

 比如唐代,宋之問《送姚侍御出使江東》詩中有“帝憂河朔郡,南發海陵倉”,劉長卿《送營田判官鄭侍御赴上都》詩中有“幸論開濟力,已實海陵倉”。

 又如宋代,晁說之《王性之自揚州迂路相訪于海陵,荷其意厚非平日比,贈詩以別》中有“九死性命存,乃到海陵倉”,陸游《送王仲言卒泰州》絕句中有“豹尾屬車留不住,卻尋陳跡海陵倉”。

 這些由劉濞所建海陵倉生發而來的詩句,其“海陵倉”已是多為海陵這一地方的代稱,自然遠離了劉濞的本意。

 作為一個有著政治野心的諸侯王,劉濞所建海陵之倉,廣積糧,顯系蓄勢待發以圖稱霸。

 位置或在高地顧家墩

 “漢初葉甸海陵倉,劉濞于斯廣積糧,元末士誠礱谷處,下河自古米魚鄉。”這是當代地方學者周志陶先生對倉場悠久歷史的概括和贊揚。然而,久負盛名的海陵倉到底在哪里?

 姜堰俞垛鎮的葉甸倉場村中心南側,有一株挺拔的古銀杏樹。銀杏樹下,橫立著一塊磚砌水泥碑,碑上陰刻紅字“古海陵倉遺址”,碑的背面刻有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寫的碑文:“泰縣,古臨海,夏商屬揚州,春秋屬吳,戰國屬越、楚,稱海陽。秦屬東海郡。漢元狩六年(前117年)置海陵縣,邑中盛產稻谷。漢書載:吳有海陵倉,倉為吳王劉濞所建……”

 漢時的海陵之倉,隨著時光的流逝,距今已經有兩千年之遙。海陵倉是不是就指俞垛倉場,還是泛指泰州里下河一帶盛產米糧,如同一座巨大的儲糧之倉?

 關于“海陵之倉”的具體位置,不少專家認為就是在俞垛倉場。傳說,漢高祖九年(公元前198年),倉場當時地名為顧家墩。漢高祖十二年(公元前195年)劉濞封吳王,為保證供應軍隊和城鎮居民糧食,劉濞派部下劉忠向百姓征集稻谷、建立糧倉。

 由于里下河多為低洼平原,惟有顧家墩地勢較高,周圍河道交叉相連,便于船只航行停泊,且水路可通往里下河各地及吳國大小城鎮。于是,劉濞在顧家墩設立了糧食倉庫和曬谷場。數年后,便形成了150戶左右的村莊。其時,劉濞下令將顧家墩改名為海陵倉,即后來的倉場。     

 據傳,元代末年,張士誠起義后,軍中所需之糧,也曾在此去殼成精米,使這里成為一座糧食大加工場,名為“倉場”。在倉場有一條東西走向的街道,名為糠爿街。此街道原是東西走向的小河道,張士誠軍大量堆積的稻糠把這條河道填平。現在,當地群眾還常常挖到塵封在地下已經鈣化的糠片。

 此外,這一說法還可以從倉場最近發現的一處古建筑中得到佐證。就在倉場曬谷場西北的一塊高地上,有一處年代為元末明初的小三間平房,村民們稱它為“祖師殿”。這座坐北朝南的小平房,外表看去,跟附近的民房沒有太大區別,硬山屋頂,灰磚墻體,小蝴蝶瓦蓋成的屋面,高高的臺基,檐下是從東到西的長廊。登上五級臺階,入室抬頭仰望,那粗大的梁架、罕見的結構,顯得古樸凝重。

 有關專家從祖師殿的平面、結構、用材、做法等方面分析,認為該建筑具有明代建筑風格,不少地方留有元末時期的建筑風格。這種建筑風格在里下河一帶絕無僅有。由此可見,房屋建筑的年代與張士誠部在此礱糧較為相近。

 反觀,倉場屬瀉河沉積平原,周圍河流縱橫,土地肥沃,盛產稻米,又是里下河地區地勢較為高敞的地方。加上從倉場附近埋在地下填河的稻殼分析,人們認為張士誠部在此囤積、加工軍糧,是有可能的。

 詩贊“香粳炊熟泰州紅”

 后人所知道的海陵倉,一說在姜堰的葉甸,一說在揚州的茱萸灣。將漢代的“海陵倉”與張士誠的“倉場”聯系在一起,有一定的道理。

 劉濞最早設海陵倉,確實為囤積糧食和還鹽之用。早在西漢時期,“倉”就是國家在政治、經濟和軍事方面一項重要的機構和制度。秦朝以來,歷朝歷代都有較為完備的糧倉系統。

 西漢建立后,大體上沿用秦朝制度,按照行政建制從中央到地方,建立起多層次、分布廣的糧倉體系。從本質上說,糧食征集和儲藏是古代國家存在的基礎。

 雖然吳王劉濞的“海陵倉”今已無存,但史料詩作尚存。唐代顏師古注《漢書》時引用晉代傅瓚的話:“海陵,縣名也,有吳大倉”之語,“吳大倉”可以理解為大糧倉,或食鹽生產集散之地,抑或綜合性大倉庫。

 從明萬歷年間的泰州《四境圖》上可以看到,海陵倉所在的古鎮倉場南靠泰州城,從泰州城沿河北行十余里,就能很快到達海陵倉。

 實際上,劉濞所設倉場一般在運鹽河(今老通揚河)邊,即漕河沿線。這樣,海陵倉不僅有糧食和海鹽儲藏的功能,還有糧食海鹽轉運的功能。

 泰州之所以能成為糧倉,主要因素是地理。

 漢代后時隔1500多年的公元1365年,張士誠在倉場村建礱谷場和大型軍糧供應處時,里下河地區早已是遍地稻谷的產糧大縣。古泰州淮南大鹽場歷經2200多年,滄海桑田,因黃河奪淮,所形成的海勢東移百余里,也早已使大量的鹽田灶地演變成為米糧倉。

 正因為泰州南臨長江、北近淮河,東瀕黃海,江河海三水匯聚,是江淮之間的分水嶺,境里水網縱橫,雨水充沛,風調雨順,旱澇保收,盛產泰州紅米,具備了糧倉的條件。

 所以,關于古海陵倉和紅粟在漢至宋代以來的眾多史料和詩文中都有過記載,有很高的知名度。例如:《隋書》有“海陵盛產桃花米”的記載。唐代詩人白居易《烹葵》有:“紅粒香復軟,綠英滑且肥。”宋代文豪陸游《對食戲作》一詩中寫道:“香粳炊熟泰州紅,苣甲莼絲放箸空。”從此,泰州紅粟更是聞名天下。

 “煮海為鹽”,因鹽而興

 史籍記載,泰州最早的地名為海陽。據《漢書·地理志》記載:漢代海鹽主要產地19處,其中就有海陽縣。

 劉濞在海陵建太倉,大量屯集的不僅是糧食,還有雪白的海鹽。劉濞積聚食鹽和積聚糧食一樣,都是在積聚著稱霸的力量。

 古海陵東濱黃海,有海鹽之利,劉濞囤鹽也就依靠黃海來開發了這一天然資源——“煮海為鹽”。

 司馬遷在《史記·吳王濞傳》中寫道:劉濞“招致天下亡命者益鑄錢,煮海水為鹽,以故無賦,國用富饒。”劉濞利用流亡人口與奴隸,在丹陽煉銅鑄幣,煮海水為食鹽,并免交人頭稅,以此達到廣招勞動力,使財政經濟快速增長。

 大肆地“煮海為鹽”,海陵鹽業由此勃興,其鹽業生產模式影響了之后若干年。

 多年的囤集,劉濞的海陵倉已是“倉廩實”而有余裕。要把糧食和食鹽銷往出去,當時只有以水路極為便利,于是劉濞遂下令開挖了一條運鹽河,即如今所稱的老通揚運河,由夫差所開邗溝的茱萸灣,直抵海陵倉,下游至海安,最終到達當時“鹽場之最”的如皋蟠溪(今十里鋪)。

 清代作家李斗的《揚州畫舫錄》記敘了這一史實:“邗溝大王廟在官河旁,正位為吳王夫差像,副位為漢吳王濞像。《左傳·哀公九年》:‘秋,吳城邗,溝通江淮。’此今之運河自江入淮之道也。自茱萸灣通海陵、如皋、蟠溪,此吳王濞所開之河,今運鹽道也。”

 以劉濞之命開鑿的這條運鹽河,還帶動了古海陵造船業的興起,一時吳國的鹽業、糧食業、造船業等繁榮昌盛,無疑活絡了古海陵的經濟命脈。

 這時的吳國,已是漢楚七國中經濟實力最為強大的諸侯國。《漢書·食貨志》中“吳以諸侯即山鑄錢,富埒天子”之說,即吳國富裕可列比天子。而枚乘也稱“夫吳有諸侯之位,而實富于天子;有隱匿之名,而居過于中國”。

 吳國的這一繁榮,是建立在劉濞圖謀篡奪帝位這一基礎上的。他深諳“兵馬未動,糧草先行”的道理,古海陵歷史上的第一個大事件“吳王劉濞叛亂”就這么埋下了伏筆。

 撰文/周秀守    供圖/高峰  劉林 

請理性評論、文明發言,勿發布違法和損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們將不予發表或刪除可能引發法律糾紛和損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泰州網| 泰州論壇| 家園首頁| 群組首頁|Archiver|( 蘇ICP備08120664號-1 蘇新網備2006016號

GMT+8, 2019-8-24 02:05 , Processed in 0.093600 second(s), 14 queries .

版權所有 泰州網絡宣傳中心 Powered by Discuz! Templates eric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 天际心水论坛 预测网 快速时时是官方吗 pk赛车开奖直播 河北20选5专家预测推荐 胜负让球什么意思 福彩赛车是真的假的 新时时兑奖 福建体彩时时彩11选五 深圳风采历史开奖结果 3d彩票走势图今天